秦少锦

金宝生日快乐啊啊啊!!!
对不起来晚了!!!
还是狂草和ooc……
我错了我有罪…………

祝凯莉生日快乐!!!

受封日

安迷修单膝跪在红毯上静候君主的到来,他的周围是贵族权臣的窃窃私语,这些权贵恶意的揣测和嫌恶的目光犹如实质一样,比利刃更锋锐。安迷修能想象到他们在说什么,确实今天的仪式对于一个毫无根基的孤儿,这份殊荣显然来得太快,也过于突然。

仿佛是突然被那位看到了他的功绩,然后下昭令封赏,这一系列动作仅在一夜完成。比起之前拖沓半个月相比,这次的雷霆举动显然让贵族陷入了恐慌,然而这次的举动也无非就是牵制而已。比起日益腐朽的贵族子弟,显然平民出身的安迷修更容易掌控。

不知那位年轻的君主到底是如何想的,也不管外界会对这次受封作何评论,但是这次的受封于安迷修而言是光荣的,他意识到一点:这就是那位对我的信任。于是安迷修对这次封授充满期待,即使在其他人眼中只是一个虚名,但对骑士、对他而言,这是无上的荣光。

漫长的等待随着侍从的宣告结束,周围的动静立刻消失,高帮靴一下一下敲在地砖上的声音渐渐逼近,不多时安迷修便感觉有人在他身前站定。这就是我侍奉的君主,安迷修第一时间认识到这一事实,即便他还低着头,也可以感受到属于上位者的威势,难怪一向高傲的贵族都敛声屏气,这确实是一位王——这个国家的掌控者。

近侍尖锐的声音自头顶上响起,无非是一些夸赞之词,内容极尽夸赞,只是在这一长串冗长的宣誓中,夹杂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嗤笑。安迷修几乎以为那是幻听,但是随后又立刻响起一声,他微微抬眼,看得到只是一双及膝的牛皮靴,上面镶嵌着炫丽的宝石。想来这位当权者对这些繁文缛节也不屑一顾,只是这位也一样受制于人,故此才会想出这样的方式来瓦解,挣脱那些规矩的束缚。

还未等他想清楚,颈侧便有凉意一扫而过,王剑压在肩上的重量不可忽视,金属制品的寒气有些渗人。安迷修的激动在这个瞬间达到了顶峰,他等待着君主最后的宣告,但是最后从君主口中说出来,并非只有骑士团团长一职,还有近卫这一身份。这份信任比肩上的重量更沉重,安迷修甚至呆在原地无法动弹,周围的贵族丢弃矜持一片哗然,有人当即就想指责这不符制度。

但这一切与安迷修无关,他自然清楚关于这些的规定,但是这是那一位的信任,他这么想着,这位将自己的安危亲手交付于我,不过如果这是王的期许,我自当为剑为刃,斩尽路途上的障碍。

“为您献上我的忠诚,your majesty。”在满殿喧闹中,安迷修坚定地立下自己的宣言,只是那位君主是否听到,就不得而知了。

Garbage.秦少墨:

我看见长白山上白雪飘落,雪花片轻忽忽地落下,将整个山头都拢进了冬天,安静到没有一丝动静,在这片静谧中,突然出现有人踩在雪地里的动静;

我看见地上一排整齐的脚印,从望不到头的深山里一直延伸,深一脚浅一脚地自空无一人的小径上踏过,雪地上偶尔会有被衣角扫过的痕迹;

我看见藏蓝色的袍角忽闪而过,背影依旧笔直笔直的,像是能顶下一切也不会弯,步子可能有些大,他应该也在着急,急着去赴一场约;

我看见山脚下满满当当的人挤人,每个人脸上都是相似的笑意,都在期待同一帮人,连同两个时空一起,一起去应一个十年之约。

我还看见潘子墓前,码得整整齐齐、烧到一半的九柱香,和比肩而立的三个男人,这是属于他们的团聚。

十三年了,该回家了。

——莫回头,大胆地往前走吧。

码一下,指不定就用到了呢

╀┾Х+十 欺肢 ╳†ⅹ┽╁:

存一下!!!
太感谢了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帕洛斯生贺(ooc预警)

-名朋搬运

       万圣节,街上的店铺都装点上了南瓜壳子和破布片,无知的幼童为这个无聊的节日庆贺,那些可以说的上是愚蠢的大人也陪着他们胡闹。

        不错的气氛,那些穿着平时被评为“奇装异服”的孩子挨个敲开别人家的门,脸上是对糖果的期待和惊吓他人的兴奋。不过他们有些放纵了,夜晚持续吵闹的声音简直可怕,对于喜欢安静的人来说,这些响动无异于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这些和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 手指扯了扯扎的有些紧的领口,对着面前的人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您是想并购我的产业是吗?这也不是不可以,但您知道工厂可是我的心血,您出这么低的价……恐怕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成功从一位“投资人”的手中骗取到了一大笔并购金,将早就准备好的合同递过去,特意在其中露出两三个可钻的空挡,看着他像占了大利益一样赶忙签字,嘴角的弧度不禁加深了些许。

       “您真是位明事理的人,和您合作很愉快,希望我们下次再合作。”当然这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 拿着支票走出交谈的屋子,果不其然地看到店门口摆上了一个看起来模样可笑的南瓜灯,微微皱眉别开视线,很快又挂上了惯常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种节日真是欢乐。”说起来,这个奇特的日子似乎有什么其他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突发奇想地从蛋糕店买来一块“万圣节”专题的蛋糕,用奶油和色素画出来的黑色的蝙蝠像是在水里泡发过一样,身体肿得有些难以辨认。

       不过毕竟是自己买回来的,拿起汤勺将白色奶油上的装饰画舀去,那满满的色素还真是不敢入口,按照习俗打开蜡烛袋子取出几根蜡烛,象征性的插上几支。

       火柴轻擦在盒子侧面,将蜡烛点燃之后就把它摁灭在先前丢弃的奶油中,双手在胸前作出祈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 “祝我自己生日快乐~♪”

        当然也祝越来越多的人被我骗到,呵,这句话可没有撒谎,好吧好吧,第一句话是谎言,第二句话——是不是谎言呢?

       除开这些生日总是令人愉悦的,不是吗~♪

lof的滤镜真好看,成功拯救了一位手残人士。

丢个大头就够啦

是第二局实况了

从头到尾我只抱到了幸运儿

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医生园丁跑出了大门

至于另一个律师我只在门口看到了他

是今天中午玩第五的时候,亲身经历了……

现在当个佛系杰克这么难的吗?